壞事如何變好事 大游行倒逼港府丟掉幻想

  • 时间:
  • 浏览:142

  多維:很多人習慣于從香港看香港,永遠只看到對內地的冲突和對中共的不滿,甚至于“一國兩制”之下的各种矛盾,但其實在越來越全球化的今天,香港很需要從世界來看香港,在這個大變局的周期里,認識到香港的獨特性和角色以及不可替代性。

  劉兆佳:問題是你要很多人從宏觀、長遠、世界的角度看問題,對年輕人來說要求太高,他們怎么會想得那么多呢?

  多維:對年輕人來說確實很難,但對港府來說,是不是應該有這樣的戰略判斷。事實上我們看到,一帶一路的時候,港府表現得不是那么積極,大灣區的時候也不是那么主動。

  劉兆佳:所以這次大游行,反過來說可能對香港有好處。為什么呢?香港政府缺乏宏觀戰略思維,很多人還是很关注西方對香港的態度。但是我剛才說了,客觀发展上,西方和我們會越來越疏遠,香港會越來越发現自己是歐亞大陸的一部分。這次游行有什么好處?就是特區政府不能有幻想,會能夠贏取到反對派和他們的支持者,特别是這些年輕人的支持。以前特區政府,老是對建制派有意見,很多政府官員覺得建制派親共、親中,對中央也有意見。現在經過一場戰斗之后會发現,究竟誰是你的朋友,誰是你的敵人。以后就不要依靠民主派了,什么大和解不要再提了。

  此外,西方把香港当成對付中國的棋子,將來對香港肯定也會制裁。對此特區政府也可以清醒一下。

  多維:你覺得這場冲突之后,特區政府會清醒過來嗎?

  劉兆佳:已經不能再在建制派和反對派之間游走。現在中央和反對派已經決裂了,反對派已經把外部勢力引進來了,勾結外部勢力,做外部勢力的幫手,危害國家安全。所以整個局面現在很清楚,兩大不同的陣營,政府只能投靠建制派、投靠中央。這种情況下,在西方對香港越來越不友善的情況下,要解決香港一些社會矛盾,推動經濟发展,不靠中國不靠亞洲,靠什么?這是被迫的。

  多維:香港一直以來都是自由的資本主義。其實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已經十分模糊了。香港一直在“一國兩制”之下,對于社會主義的想象始終是中國、朝鮮、苏聯那樣的,就是落后的、不文明、專制的。以至于香港對社會主義的看法是一個很固化的觀點。

  劉兆佳:我想,香港人很少從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去看問題的。

  多維:但是不跳出來自由資本主義的迷思來看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大的周期性變化的話,怎么能看得清楚香港在這個大局中的位置?

  劉兆佳:對香港不是大問題,就是說,其實香港人越來越希望特區政府多做點事情。不管什么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對香港人而言,不會因為大陸搞社會主義而對共產黨不滿,而不滿是來自于獨裁、反民主、內地的人權自由等等。很少人都說它的社會主義,內地的社會主義和以前的社會主義也差很遠。

  你看報紙上,有多少文章會拿這兩個主義來說話。

  香港這种資本主義,自由社會,大市場小政府不能改,現在還在這么想的越來越少,覺得這樣搞下去沒有出路。所以他們需要政府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人為政府做得太多,要政府收手。所以,香港沒有太多意識形態把自己綁起來的。

  多維:反而從我的視角來看,它反倒是有太多價值觀和意識形態把自己給包裹起來了。

  劉兆佳:是一种處于對過去的事情,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對應該走什么路不清楚,有一种彷徨的狀態,過去的制度對現在好像有點不太適用。要和大陸政治整合在一起,就會出現某种政治恐懼,這就阻礙了香港靈活應對的能力。這不是意識形態的問題,是一种政治恐懼。使得理性、務實的精神,在香港被壓抑。現在西方自己遇到很多麻煩,我還要靠他,這是不能的。而內地有很多機會,大灣區為什么不去?他們會說大陸的法制、人權不健全,害怕去。所以就造成這种情況。

  窮則變,變則通,到某一個地步,可能會出現突破性发展,現在香港需要有更多人,在大灣區能夠发展起來,產生某种示范效應。如果有好几万人在大灣區真的发展起來了,回到香港,還要炫耀一下,讓一些香港年輕人覺得到內地不需要做太大的適應,唯一要適應的就是不能到內地罵共產黨,有些信息可能會看不到(互聯網封鎖)。